今天是: 主办:荔波县史志办公室 欢迎加入荔波史志网!
首 页 | 工作动态 | 党史人物 |地方英杰 | 遗址遗迹 | 编研成果 | 党史知识 | 理论天地 | 英烈故事 | 视频点播 | 历史图片
天气预报:
内容显示 当前位置:荔波史志网 >> 英烈故事 >> 浏览文章


女英烈叶珍珠的传奇故事

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佚名 日期:2013年05月14日
 

    1936年底,国民党反动派拼凑了十余万兵力,在闽、浙、皖、赣“清剿”,在总指挥刘建绪的指挥下,采取“分头包剿,围追堵截”、“军事政治双管齐下”的战略,重点“围剿”坚持在闽浙边、浙西南进行游击战争的红军游击队。敌人在军事上采取由东到西、由南到北进行拉网式的包围逼进,政治上采取移民并村、强化保甲制度,实行“一户通匪、十户连坐”的“连环切结”法,对粮食、食盐、药品等物资进行严格的经济封锁。同时,四下张贴布告:通红军者,为红军送粮、盐者,送情报者,知红军不报者,格杀不赦。敌人新一轮的“清剿”来势汹汹,反动气焰甚嚣尘上,一时间,闽浙边、浙西南游击根据地形势急转直下,相当严峻,敌人白天看烟火、夜晚看火光,稍有风吹草动便轮番“清剿”、逐段搜山。红军游击队粮尽弹绝、缺医少药,只能化整为零,昼伏夜行,转入深山竹海,过着天当被、地当床,野果、苦笋当食粮野人般的生活,坚持进行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。
  浦城忠信毛洋,地处闽浙边界,这里群山逶迤、层峦叠嶂、峡谷幽深、交通闭塞、土地贫瘠,加之土豪劣绅的剥削压迫,居住这里的群众,大多是终年劳累不得温饱的穷苦山民,他们的身上蕴藏着强烈斗争的愿望。
  1935年,粟裕、刘英率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,冲破敌人的重重封锁,挺进闽浙边、浙西南开辟游击根据地,建立了龙(泉)浦、龙(泉)遂(昌)县委,县委机关一度驻毛洋。
  叶珍珠就出生在毛洋一个山高路险、地处偏僻的小山窝里,她家贫如洗、四壁斗空,苦难的童年是在挨冻挨饿的泪水中泡大的。粟裕、刘英率红军挺进师来到这里,发动群众,组织斗争,建立党组织,成立苏维埃,打土豪开粮仓,查田插标分青苗,毛洋一带革命烈火熊熊燃烧,武装斗争如火如荼。在红军游击队的宣传教育下,叶珍珠懂得了许多的革命道理,她积极参加革命斗争,经常为红军游击队洗衣、做饭、打草鞋、护理伤病员、传递情报、作向导引路……叶珍珠在毛洋开了一个饭店,名为饭店,实为红军游击队的地下交通站。
  1937年春,国民党反动派“围剿”闽浙边、浙西南,国民党六十三师有一个营驻扎在毛洋,营部就设在叶珍珠的饭店里。为了获取敌人的情报,叶珍珠假意热情地接待了他们。日子久了,国民党兵就放松了警惕,不把她当外人看待,敌人部队行动时,有的匪兵还会向她透露消息,叶珍珠得知消息后,及时地向红军游击队传递情报。由于掌握了敌人的情报,红军游击队就有了主动权,只要国民党军队一出发,红军游击队就转移得无踪无影,有时还在途中埋伏袭击敌人,或是叫敌人腹背挨打。这样一来,驻毛洋的国民党军便不敢轻举妄动了。
  一天,敌人又要进山“清剿”了,敌营部的几个匪兵,因头天晚上漏夜打麻将赌博,清晨正在梦中,猛听到集合哨声,匪兵慌慌张张收起武器弹药就集合出发了,慌忙中匪兵有五颗子弹忘在打麻将的饭桌上。敌人走后,叶珍珠正要收拾饭桌,发现饭桌上有五颗子弹,心想:红军游击队正缺枪支弹药,这不是雪中送炭吗?便机警地把五颗子弹藏在红军游击队接情报的隐蔽处。
  傍晚,上山“清剿”的敌人回到了饭店,敌营长气喘吁吁、火冒三丈,大骂营部几个匪兵,要追查是谁透露“清剿”情报,使他扑空而归,一个红军游击队员也没有“剿”到,上峰还不知怎样拿他是问呢?联想到清晨集合时丢失五颗子弹的事情,便将怀疑的目标放在了叶珍珠的身上。这天“清剿”红军游击队虽然没有损失,但因敌营部一个军医的告密,第二天叶珍珠被国民党兵抓捕了。
  叶珍珠被捕后,敌人以为她是一个普通山民妇女,在审讯中对她百般利诱,想要从她嘴中掏出那五颗子弹的下落,从而诱捕红军游击队。谁知叶珍珠一言不发。敌人气急败坏,又对她进行严刑拷打,上夹杠、抽皮鞭、十指钉竹签,叶珍珠浑身皮开肉绽,十指鲜血淋淋,却始终正气凛然。敌人无计可施,为向上峰显示“清剿”功劳,便以“土匪婆”的罪行将叶珍珠解押忠信高溪,游乡示众、砍头杀害,敌人残忍地割下叶珍珠的头颅,挂在浦城城关北门城楼上……
  叶珍珠牺牲后,敌人以“通匪罪”抓捕了她的丈夫,想让这个老实结巴的山民说出那五颗子弹和红军游击队的下落,叶珍珠的丈夫伺机连夜逃离了毛洋,流浪外地不敢回乡,后来死在了流浪乞讨途中。
  为向上峰交差,敌人还将叶珍珠的大儿子以“土匪家属”的名义抓捕,先是将他押送闽浙皖赣“剿匪”总指挥部,后又押回浦城仙阳第三战区军人监狱,几经辗转,问不出什么名堂,无奈将其释放。谁知他在回家的路上刚走到忠信游枫,又被国民党兵抓了壮丁,关押在浦城城关妈祖庙。因他不愿为国民党军队卖命,加之又是“土匪家属”,被国民党兵活活打死了。
  叶珍珠的二儿子,尚未成年,母亲被杀害后,父亲出走毙命他乡,哥哥又被抓捕,孤苦零丁,只好投亲靠友、寄人篱下,过着有一顿无一顿的悲惨生活。国民党兵得知其下落后,便要“杀一儆百,斩草除根”,又以“补充壮丁”的名义抓捕了叶珍珠的二儿子,将他也关押在浦城城关妈祖庙。兄弟俩虽关在同一妈祖庙内,可惜未能见上一面。在叶珍珠大儿子被打死后没几天,体弱多病、重疾染身的二儿子也被折磨死了。
  敌人还妄想隔绝毛洋群众与红军游击队的鱼水关系,斩断红军游击队和毛洋群众血肉相连的骨肉亲情,以困死、饿死方式消灭红军游击队,敌人又以“土匪窝”的罪名,一把大火烧毁了叶珍珠饭店的房子。
  后来,红军游击队从叶珍珠传递情报的隐蔽处取回了那五颗子弹。根据地群众述说了这五颗子弹是叶珍珠一家牺牲了四条生命、被烧毁了一座房子的代价保留下的。红军游击队员们个个同仇敌忾、义愤填膺,都说这是“五颗滴血的子弹”,我们要以血还血,以牙还牙,用这“五颗滴血的子弹”奋勇杀敌,坚持游击战争,粉碎国民党反动派的“清剿”阴谋。
  就这样,“五颗滴血的子弹”的革命故事一直流传在三年游击战争期间的闽浙边、浙西南根据地群众的心中。

回顶部】【关闭窗口
上一篇:抗战英烈——赵尚志
下一篇:抗日殉国空军中队长——全正熹
  文件公告 >>更多
  党史人物 >>更多
  地方英杰 >>更多
  视频点播 >>更多
主办:荔波县史志办公室
Copyright(C) 2012 LBDS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网站由 黔南热线 全程策划制作 黔ICP备1200213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