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 主办:荔波县史志办公室 欢迎加入荔波史志网!
首 页 | 工作动态 | 党史人物 |地方英杰 | 遗址遗迹 | 编研成果 | 党史知识 | 理论天地 | 英烈故事 | 视频点播 | 历史图片
天气预报:
内容显示 当前位置:荔波史志网 >> 英烈故事 >> 浏览文章


邓恩铭在狱中的故事

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佚名 日期:2013年05月10日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   1928年秋,因叛徒告密,邓恩铭在济南被捕,关在省府前街伪警察厅拘留所内。
   敌人把邓恩铭的被捕当作一件大喜事,又是登报宣扬又是设宴庆贺。
   被捕后,无论敌人怎么问,邓恩铭就是一言不发。最后,警察厅长被激怒了,叭的一掌拍在桌上,四个彪大汉立刻把邓恩铭架进旁边的行刑室,从半开着的门里传出一阵皮鞭声。过了一会,彪形大汉将遍体鳞伤的邓恩铭拖出门外,警察厅长踱着慢步走到邓恩铭面前:
   “怎么样,皮鞭的滋味好受吧!”
   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。
   “我要你说话!”警察厅长瞪着两只大眼睛。
   “别浪费时间吧,厅长先生……”邓恩铭索性闭上眼睛。
   “八格牙鲁……”旁边的日本宪兵队长气得跳了起来。
   “拖回去……压杠子……撬开他的嘴巴!”警察厅长大声吼着。
   残酷的刑罚和非人的折磨,始终没有撬开邓恩铭的嘴,连拘留所长也在一边叹气:“刑具对他是没有用的。”
   又过了一阵,两个看守警才将昏死过去的邓恩铭拖回“革”字号牢房。
   拘留所里共有革、面、洗、心四间牢房。关在“革”字号牢房的是比较重要的政治犯。难友们将昏迷不醒的邓恩铭安放在厚实的麦草秸上,流着眼泪替他包扎伤口,揉搓被木杠压肿的腿脚。
   直到下午,邓恩铭才醒过来。他忍住浑身像火烧样的疼痛,张开咬破的嘴唇对难友们说:
   “同志们,刑具并没有什么了不起……”他停了又说:“除了叛徒说的以外,他们休想得到更多的东西。”
   敌人看来硬的不行,又改变了策略。
   这天,两个看守又站在“革”字号牢房门前,一改平日呼叫囚犯的那种口气:“有请黄先生。”接着,又给走出牢门的邓恩铭卸开脚镣手铐。
   “厅长请你吃饭。”看守警客气地说。
   一场特殊的战斗摆在眼前,邓恩铭早就估计到敌人有这着棋。
   看守警押着他穿过几道回廊,走过几重庭院,来到一座精致的花厅内。花厅里早已摆下一桌丰盛的酒席,有几个斯文人打扮的陪客坐在一旁。警察厅长换了一副面孔,恭恭敬敬地请邓恩铭坐在上席。
“兄弟敬备菲酌与黄先生压惊。”警察厅长满面笑容地说。接着又向陪客们介绍:“黄先生是共党在省要人,诸位务必热心奉陪。”
   陪客们是警察厅长精心挑选的,肚里都有几分歪才。他们知道应该怎样奉陪,纷纷端起酒杯敬酒,有说什么“人生难得几回醉”;有的赞叹他青年有为,可惜误入歧途;有的劝他悬崖勒马,与共产党一两断。警察厅长看到邓恩铭陷在陪客们的包围中,心中暗暗得意。
   一直不说话的邓恩铭突然正视他们,模仿着他们腔调说:“诸君饱读诗书,而今甘为帝国主义和军阀效劳,为虎作伥……嗟乎,读圣贤书,所学何事!”
   几个陪客被邓恩铭说得脸红筋胀,坐在木椅上无法开腔。
   “邓恩铭,你太放肆了!”警察厅长终于撕下假面具,露出狰狞的嘴脸,嗥叫着说:“这是摆在监狱里的酒席……”
   在狱中,他领导难友们同敌人进行斗争,并两次组织越狱,使部分同志冲出监狱脱险。邓恩铭因受刑过重,行动困难,未能越狱脱险。
   1931年4月5日,在响亮的“中国共产党万岁”口号声和悲壮的国际歌声中,邓恩铭被反动派残酷地杀害。 
回顶部】【关闭窗口
上一篇:黄继光的故事
下一篇:红枪白马女政委——赵一曼
  文件公告 >>更多
  党史人物 >>更多
  地方英杰 >>更多
  视频点播 >>更多
主办:荔波县史志办公室
Copyright(C) 2012 LBDS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网站由 黔南热线 全程策划制作 黔ICP备12002137号